论文精粹|INFORMATION
赵倩:欧洲知识生产存在地缘差异
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4-04-12 09:34  点击:732

虽然欧洲在全球知识生产中占据主导地位,但是欧洲内部产生的社会科学知识仍存在地理差异,中欧、东欧和南欧等地区的学术参与程度,经常被忽视。

近日,丹麦奥胡斯大学科研与研究政策中心博士后研究员雷切尔·菲什伯格(Rachel Fishberg)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官方网站刊发文章表示,协作知识生产是欧洲内部解决重大社会挑战的方法之一,通过协作可以弥合欧洲内部不同国家的差异,创造出符合所有欧洲国家的知识。但是近些年来,这种协作模式并没有覆盖到所有欧洲国家,例如近期欧盟委员会资助的一个重大研究项目,旨在平等地分配研究资金和选取参与者,促进欧洲不同国家学者间合作,但从公布的最终资金分配结果和参与人员名单来看,事实并非如此。欧洲内部不同国家的地缘政治和历史差异影响了他们之间的科研合作,同时受到影响的还有研究内容(即选择研究的主题和案例),以及研究人员的选择等多方面。

菲什伯格说,通过对近些年来欧盟委员会资助的多个社会科学项目的集中研究,并对其进行定量和定性评估后,我们得到了两个重要发现。第一,在知识创造中欧洲内部出现了一些无意识的“模范国家”,这些国家经常以微妙的形式存在。简单来说,当欧盟委员会资助的重大社会科学项目公布后,委员会的成员会无意识地优先考虑那些“模范国家”,虽然这种偏见并不是有意为之,但却经常发生。同时,在很多合作项目中,会默认使用北欧或西欧国家学者的方法或理论框架,以反映欧洲的学术前沿。即使没有明确指定的“模范国家”,研究的实际设计也倾向于与这些“模范国家”保持一致。因此,产生的很多结论无法与那些被忽视的欧洲边缘国家的社会政治背景相适应。第二,边缘国家的代表性不足。简单来说,当我们将欧洲不同国家背景引入同一项研究时,将被视为朝着更公平的知识创造迈进。但是现在那些处在欧洲边缘的国家案例并没有有效地纳入很多欧洲的社会科学研究项目之中,他们特有的知识更没有被关注到。这就导致由欧洲核心国家的案例产生的结论覆盖了所有欧洲国家,边缘国家产生的见解被低估,降低了研究的包容性和研究结果的有用性。可以说,欧盟委员会设计的研究项目可能无意中强化了某些国家的重要性,限制了知识生产的多样性。

对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菲什伯格建议,大规模、多伙伴的欧洲国家间的合作必不可少,更是欧洲知识的来源,但在筛选项目时,我们要正视所有参与者,还要考虑到欧洲内部深层次的地缘政治失衡问题。只有通过不断反思,才能确保欧洲知识生产更具适用性,这样才能解决欧洲所有国家的问题。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文献数据中心|DATA CENTER

© 2009-2024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请勿侵权 吉ICP备06002985号-2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6329 Power by leeyc